太平洋战略网 > 社区 > 太平洋原创 >

赵丹阳:抵御“颜色革命”的六大战略

  后帝国主义时期,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主要地区是“欧亚大陆结合部”。即欧洲和亚洲交界的地方。之所以选择此地,是因为它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上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其北部和西部与俄罗斯和西欧接壤,南面与伊朗和阿富汗接壤,东部与中国为邻。也就是说,这个结合部处于亚洲通往欧洲的交通要道,古代的“丝绸之路”和今天的第二座“欧亚大陆桥”都经过这里。这彰显出欧亚大陆结合部在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性。同时,欧亚大陆结合部的里海和中亚地区是世界能源储量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是当今世界“能源三角”之一角(“能源三角”指海湾、里海和西伯利亚,也可称之为“能源椭圆形地区”,这个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占全世界的70%)。此突显了欧亚大陆结合部在地缘经济上的重要战略地位。也就是说,欧亚大陆结合部是全球战略大棋局中一个举足轻重的棋子,或者是美国人所称的“战略岛”。“战略岛”是指在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中起着关键作用的一些“岛屿”,包括波兰、迪戈加西亚、关岛、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等。其中中亚和高加索地区就是欧亚大陆的结合部地区。企图继续维护自己霸权的美国自然不会置这个具有举足轻重战略地位的结合部于不顾①。

  美国在中亚地区的战略意图非常清楚:第一,影响中亚国家,使中亚国家和美国进行合作,可以北遏制俄罗斯,东遏制中国,南抵御伊朗伊斯兰势力。第二,要控制中亚的战略资源,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这就是美国在欧亚大陆结合部国家不惜血本,鼓动支持这些国家反对派搞“颜色革命”的真实意图,亦即布热津斯基所布的“大棋局”。

  不容置喙,“颜色革命”的确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民众追求进步和发展的良好愿望,在发起“颜色革命”的队伍中,也存在想要“铁肩担道义”的仁人志士。但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干预,使这场运动变了味,已不再具有任何“革命”的性质,而完全衍化为本土势力与西方代理人之间的斗争夺权运动。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不仅没有因此走上西方所鼓吹的“欣欣向荣”的愿景,反而灾难频仍,以致国无宁日,民不聊生。

  让我们先从2004年的乌克兰“橙色革命”说起吧。这场所谓的“革命”充满了戏剧性:先是西方主导的民调挑战了乌克兰大选的官方统计,引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潮,亲西方的候选人“白马王子”尤先科据说又遭到了投毒,他俊朗的脸庞迅速变丑,肤色发黑,脸上布满了疙瘩。“毒药事件”无疑助了尤先科一臂之力,最终,在打着和平抗争旗号的“颜色革命”中,尤先科赢得了选举,西方为此欢欣鼓舞。之后不久,尤先科的脸也奇迹般恢复到“白马王子”时代(确实有人怀疑阴谋论)。

  这场“颜色革命”成功的背后是欧美的支持,他们通过各种渠道给反政府的所谓“公民社会”输送了大量资金,然后又通过外交和舆论施加压力,以选举公正的名义,迫使当时的政府不能对示威民众动粗,内务部派出的军队后来也被召回,军队的将领纷纷倒向反对派,政府终于妥协,宪法法院裁定大选无效,重新大选。第二轮大选,“我们的乌克兰”联盟主席及总统候选人尤先科以近52%的支持率,战胜“地区党”总统候选人亚努科维奇。“白马王子”尤先科和美女政治家季莫申科形成了“双头政治”组合,分享了胜利,尤先科坐上总统宝座,季莫申科获得总理之位。但他们的团结是权宜之计,两人不久就爆发了激烈冲突,昔日盟友如同陌路。

  随着内斗加剧,经济凋敝,腐败激增,乌克兰主流民意对“颜色革命”也从“希望”转为“失望”:“橙色革命”五年后的2009年,经济萎缩了,货币贬值了一半,国家债务缠身,甚至面临破产。到2010年,即“颜色革命”后的第一次大选时,当初获得52%支持率的尤先科只获得了5%的支持率,在18名总统候选人中,名列第五,远远落在昔日死对头亚努科维奇之后。美国皮尤中心2009年在乌克兰所做的民调表明,乌克兰人中仅有30%支持“民主”,比1991年时低了整整42个百分点②。

热门推荐

军事推荐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