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略网 > 社区 > 军坛明星 >

保伞兵:在接踵而至的战鹰间疾速奔跑

班长谢宝石:战鹰起,我心飞翔

初春的高原某机场,一架战鹰裹挟着风沙呼啸而至,着陆后高速滑跑。“嘭”的一声,机尾绽放出一朵红白相间的伞花。

这就是阻力伞,对于战鹰来说,这是一具“生命保护伞”。伞花绽放后被抛出,需要保伞兵们顶着机尾的高温热浪,在两架战机前后落地的间隙里,将伞快速拖离跑道。跑道上绝对不能留伞,否则之后着陆滑行的飞机很可能遭遇危险。

跑道不远处,西部战区空军某场站航材股保伞室班长、上士谢宝石早已在捡伞点准备就位,他举起手臂向飞行员示意抛伞。阻力伞掉落,他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起跑,拉起伞绳将数十斤重的伞拖出跑道,这个过程仅用了不到20秒。

谢宝石介绍说,平均往返一趟至少50米,如果有风距离更长,有时一天算下来,相当于跑了七八公里。在这样的跑道上,他已步履不停地奔跑了8年。

当年谢宝石第一次进场捡伞,就遇到了特情:战机到了抛伞点却没有抛下阻力伞。“赶紧追上去接伞!”情况紧急,谢宝石听令立刻往前奔去,他全力奔跑了300多米才追上了迟落下来的阻力伞,裹起伞具,迅速撤离。

保伞兵要眼快腿疾,还要能吃苦。驻地的夏天地表温度高达60℃,头顶着烈日,拉着沉重的阻力伞,来来回回地跑着,衣服被汗水打湿了又晒干,一天下来,身上被汗渍绘出了白色的“云朵”。“白天光线好,只是累。夜航保障则要承受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压力。”谢宝石告诉笔者。一次夜航,他带着新兵进场。夜黑如墨,一架战机落地,过了捡伞点他却还没有看到被抛下阻力伞,机尾也没有伞喷出。

究竟是飞机没有顺利打开阻力伞,还是已经抛了伞没有及时发现?如果飞机没有顺利开伞,那么就会冲出跑道,直接冲向拦阻网!谢宝石一边报告,一边飞奔着找伞,最终在离捡伞点500米左右的地方找到了阻力伞,全程用了不到3分钟。

对于保伞兵来说,时间以秒计算,他们要严格把控时间,眼快腿疾避开危险,不影响战机起降。岗位看似小,肩负的责任却与飞行安全紧紧相连。

去年深秋,自由空战竞赛性考核在西北大漠展开。天空中,战鹰们互相角逐、激战;跑道上,谢宝石和兄弟单位的保伞兵们轮流冲刺、捡伞。最后,他所保障的航空兵某团抱回了两座“金头盔”,这让这个朴实的四川小伙笑了:“虽不是我得奖,可我感到特别高兴!”

热门推荐

军事推荐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