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略网 > 社区 > 军迷辣评 >

美称解放军1天能埋2000水雷 亚太基地要遭殃

  美国杂志10月14日发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事研究所副教授莱尔·戈尔茨坦的文章,文章分析了中国水雷战能力,称中国布雷潜艇能够在中美海军冲突中为美国制造严重麻烦,甚至致命伤害。

  文章指出,中国潜艇会通过“破交”战略寻找美国的“软肋”,这就意味着打击美国在太平洋中部东部甚至大西洋的重要军事基地。如果一艘潜艇能够在关键雷区布置超过50枚水雷,就极有可能使重要的美国港口基地关闭一周甚至更久。文章还称,中国可能已经拥有可针对飞机发动攻击的出水式攻击水雷,这种水雷对美国国海军的监测、反潜、反水雷战能力构成了严重威胁。

  文章称,如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水雷的使用仍然是中国海军作战理论的核心原则。不幸的是,美国国防分析人士依然对这种威胁重视不足,最近兰德公司出台的一份涉华报告就是实例。水雷应用历史悠久,但却显然不像中国在研反舰弹道导弹、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超高音速武器那样令人注意。然而,在西太平洋海战的早期阶段,巧妙地布置大量水雷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几年前中国军事杂志曾发表过一篇值得关注的采访文章,采访了青岛潜艇学院的一位教授,主题是布雷方法。青岛潜艇学院教授如此重视水雷战问题,也恰恰说明了这种武器在中国海战理念中的重要性。这位教授以美国海军舰艇“塞缪尔 B.罗伯特”号曾于1988年被伊朗水雷炸出一个洞为例,称“甚至连经过简单改装的渔船,也能有效地部署水雷”。在强调信潜艇能够提供更理想的埋雷手段后,他指出,“专门的外挂装置”能够将潜艇的水雷有效载荷量提高1-2倍。

报废水雷融药销毁

  上述采访内容令人不安,因为布雷潜艇能够在中美海军冲突中为美国制造严重麻烦,甚至致命伤害。在另一篇文章中,戈尔茨坦教授已经讨论过一种令人不安的可能性,即中国潜艇将会通过“破交”战略寻找美国的“软肋”,这可能意味着打击美国在太平洋中部东部甚至大西洋的重要军事基地。正如上文提到的青岛潜艇学院教授所言,如果一艘潜艇能够在关键雷区布置超过50枚水雷,就极有可能使重要的美国港口关闭一周甚至更久。

  2015年8月,解放军海军杂志也刊发了一篇令人担忧的简报。这篇文章引用了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的一个研究课题。该研究设想在第一阶段,耗时4-6天,部署5000-7000枚水雷,并在第二阶段部署7000枚水雷。作为参照,可以看出,在这种部署下,其水雷部署总量已经超过美国在1945年针对日本展开的“饥饿行动”。

  该文继续暗示,对于中国战舰和飞机而言,每天部署2000枚水雷是相对容易的。而且在这两个阶段结合后,“阻止外敌干预方面, 中国海军飞机潜艇和部分渔船只要在第一岛连关键水道布设一定数量水雷…”。文章中标示“布雷实力”图表暗示,将近500艘/架军用舰船及飞机能在战役中被使用,其中许多平台可携带二十枚甚至更多水雷。

某新型智能化水雷被东海舰队某水警区“昆山”舰引爆

  2014年,一篇题为《激光指导技术在出水攻击水雷上使用的可行性探讨》的技术研究文章,思索了何时可采取水雷战措施的问题。什么是“出水式攻击水雷”?这是一种水雷,在其侦查到合适的目标后,并不像其他水雷一样马上爆炸,而是接近目标并在近距离发射导弹。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的作者指出,这种水雷能极大地压缩水面作战人员试图寻求对策来保卫战舰的反应时间。然而,更令人不安的是,这篇文章暗示这种水雷将对飞机使用。飞机,无论是固定翼飞机,还是旋翼机,在美国海军监测、反潜、反水雷战等任务中都扮演着的重要角色。有鉴于此,这方面的发展也是相当麻烦的。然而,一些资深中国军事观察家要开始习惯这个观点,即在各种作战领域,包括水雷战在内,北京已经掌握了尖端的军事技术。

  需要再声明一次的是:美国海军最近在在水雷战的挑战中的表现并不特别令人鼓舞。美国海军在波斯湾战争的官方研究报告指出,反水雷战问题是美军的一大薄弱环节。报告写道:“在朝鲜和越南的水雷战行动并没有引起海军应有的警惕。海军反水雷直升机和水面部队并未充分利用相关平台以及指挥及控制机构。在这方面,设计用于替换现役老旧而昂贵的反水雷战平台的近海战斗舰,遭遇了种种问题,让水雷战的密切观察者产生了众多质疑。

  当然,另一种对应中国水雷战强大威力的方法就是提高美国攻击性水雷战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讲,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例如在亚太地区进行的演习表明,美国空军轰炸机有能力布置水雷。可以实事求是的讲,中国海军及其规模庞大的海上贸易都是脆弱的。当然,美国要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就有必要应用“大棒政策”,但可能更加重要的是,美国还要学会“轻声慢语”,无论是当前还是往届美国政府,都从未尽力尝试过这种努力。

热门推荐

军事推荐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