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略网 > 社区 > 军迷精粹 >

假如此三人没有早死,日自己肯定会掂量绝不敢公然发起九一八事故

第二次直奉大战当前,奉军实力达到高峰,惋惜的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类似,鼎盛的面前却是各种外部争斗,而内斗结果就是耗费了奉军的军现实力。尤其是郭松龄反奉成为奉军由盛转衰的标记。明天,小编讲的是姜登选,郭松龄,杨宇霆这三位素有军事天赋的将军。

姜登选,1882年生,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1922年被张作霖任为东三省陆军整理处副监。第二次直奉大战,任镇威军第一军军长。此人重义轻利,坚毅果敢,为官清廉,待人老实,能与兵士患难与共,是过后奉军中口碑最好的一位,另外姜登选军事方面的能力还是不容漠视的,他在西南军中的位置也是不可波动的,假如他还活着,不论是中东路之战还是九一八事故,他都能够施展微小的作用。

如果此三人没有早死,日本人一定会掂量绝不敢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1925年,郭松龄叛变奉系,姜登选前去劝告,心愿郭松龄中止反戈行为。郭松龄却竭力劝告姜登选跟他一同反奉。两人一谈就崩了。郭松龄遂将姜登选处决。姜登选时年45岁。

据称,姜登选被枪击后,并没死去。他被盛于薄木棺材后,无奈逃脱,后果被活活闷死于棺材中。起初,韩麟春为其迁坟时,发现棺内木板遍及爪痕。

郭松龄,1883年生,中国陆军大学毕业,并毕业后负责北京讲武堂教官。后郭前往奉天,结识了讲武堂学习的张学良,两人成了一面之交。通过张学良的推荐和栽培,成为新派人物中无足轻重的一位将军。

郭松龄这人,有书生的爱国情怀,没救拂晓于水火中的社会理想,军纪严明,清正廉洁,想法颇多。郭在辅助张学良的时分,一应军政大计和用兵调度,全出自于郭,就是由于郭在治军打仗方面很有天赋,所以张学良对他我行我素,这样郭峰军事才气完满的施展进去。张学良打仗不怎样凶猛,然而当统帅是个料,为人宽厚知人善任。
如果此三人没有早死,日本人一定会掂量绝不敢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然而郭有很大的弱点,短少总览全局的胸襟和气派,不懂刚柔并济的情理,在官场人之常情更是半点不通,这就为他起初反奉被杀埋下了伏笔。

随着奉军实力的扩展,奉军外部的派别之争也演出的越来越强烈。以杨宇霆为首的“拥旧派”和以郭松龄为首的“拥新派”

因为思维意识不同,身处地位不同,两方势如水火,谁也不服谁。

起初张作霖在一场人事布置上呈现了不妥的中央。郭松龄以为张作霖公平,一怒之下率领部队反奉。说到这里,不得不拜服郭的军事才能,差点就逼迫张作霖下野了。当然张作霖也不是吃素了,很快就制订了方案。后果郭松龄还是败了,原本张作霖和张学良是不想杀了郭的,奈何杨宇霆先发制人,杀了郭松龄,死时年仅42岁。

杨宇霆,1885年生,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深受大帅恩宠,人称奉军中的“小诸葛”。作为张作霖的“大管家”,杨宇霆对张氏父子始终是忠心不贰的。杨宇霆辅佐张作霖治奉时期,曾帮助张作霖实现了四件小事:

一是建设西南海军,使军队自成体系,加强了部队实力。

二是制订田赋制度,参军阀、地主手中挖出大量未开垦的荒地让农民耕种,倒退消费,加强了西南的经济实力。

三是修筑战备公路,过后西南的南满铁路权归日本,修了战备公路,交通运输不受日本挟制,一旦和平起来,能够用公路与日军周旋。
如果此三人没有早死,日本人一定会掂量绝不敢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四是督办奉天(沈阳)兵工厂,自制武器弹药配备军队,加强了防守才能。

因为这样做,西南的军事、政治、经济实力大增,使早已对中国东三省垂涎欲滴的日自己不敢四平八稳。

热门推荐

军事推荐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