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略网 > 历史 > 战史揭秘 >

血战南昌城:这人竟能逆袭日军的闪电战

  武汉会战后,对于占领武汉的日军来说,南昌如鲠在喉,国军战区的威胁近在咫尺,日本军舰常受到南昌飞机的轰炸。

  攻下南昌成为日军下一个作战目标。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日军对南昌发动的大规模攻势,竟然启用了刚刚在万家岭战役中吃了中国军队败仗的部队。这支哀军雪耻心切、志在必得,而早就掌握日军动向的国军,会拿出怎样的战略部署来抵御呢?日军3个师团为什么能在短期内打败了中国军队30几个师?到底是什么便利条件,让日军得以实施“闪电战”致胜?屡战屡败的蒋介石,为何一反常态地决定逆袭反攻日军呢?南昌会战后,中方又为何出现不追责、反奖赏败军之将的咄咄怪事呢?

  位于南昌百花洲东湖之畔的欧式建筑,就是着名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

  南昌,不仅有着重要战略地位,更有着特殊的政治意义。作为曾经的北伐军总部驻地,南昌行营一度成为国民党的军政中枢。

  面对日军来犯,蒋介石决心全力以赴。

  早在1939年3月8日,国军就拿出了南昌会战攻击方案:先发制敌,以攻为守。准备在日军进攻之前主动对德安方面日军发起攻势,以期消耗日军战力,使其无力图谋南昌。

  但事与愿违,武汉会战后,第九战区各部仍在休整中,行动迟缓,迟迟不能按照计划到达指定战区。

  10天后,日军第101师团前锋一部开始强渡修水,向驻守永修的国军扑来,南昌会战序幕就此拉开。

  3月20日,日军主将冈村宁次来到前线,亲自指挥炮兵轰炸国军阵地。修水河边的国军堡垒被削平,3月22日,日军第101师团展开强渡。国军集结了多门山炮组织密集火力,以阻挡日军的舟艇靠岸,先后击沉7艘汽艇。国军还发射漂雷,成功阻止日军舟艇靠岸,然而,狡猾的日军后来从农民家里抢了几十头水牛,赶往水中心引爆了水上漂雷。第二天,日军全军顺利渡江。

  突破修水防线后,日军兵分两路,直逼奉新、安义。

  让日军喜出望外的是,在纵深200多公里的区域里,中国军队居然没有设置一条防线。

  通往南昌的公路建设比较发达,大多是国军“剿匪”时修造。冈村宁次利用这一便利条件,大胆使用坦克与炮兵突进。于是日军机械化攻击纵队如鱼得水,长驱直入。

  此时的蒋介石已预见到南昌迟早失守。3月23日,他电令第九战区以打击敌人有生战力为主旨,南昌之得失可视为次要。

  日军通过空投燃料补给,坦克兵日夜兼程,实施“闪电战”,直扑南昌。守城的中国军队猝不及防,第二天就失守。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应该部署撤退的蒋介石,竟然要组织大反攻,他高调提出:“先以主力进攻南浔沿线之敌,确实断敌联络,再以一部直取南昌。攻击开始之时机,预定4月24日。”

  蒋介石想趁日军在南昌未站稳脚跟,出其不意大反攻。

  4月21日,第九战区首先开始行动,但因为进军速度过缓,致使进攻受阻。第79师师长段朗如看伤亡过大,居然擅自改变作战路线。

  蒋介石闻讯后暴跳如雷,以贻误军机罪将段朗如阵前正法,并对各部下达死命令:5月5日以前必须攻下南昌。

  此时的蒋介石与之前镇静自若、审时度势的战役总指挥判若两人!

  74军按计划强渡锦江,向高安推进。一路遭遇日军抵抗,双方展开肉搏战。旅长张灵甫身先士卒,与日军展开白刃战,连续血刃几个日寇,就在一名日寇的刺刀即将刺进张灵甫胸膛,千钧一发之际,一名战士果断开枪击毙日军,张灵甫得以脱险……

  二战中,日军在白刃战前,先把子弹退掉然后拼刺刀,这是一个怪异而引人注目的战术,据说与武士道精神有关,日军其实非常愤怒中国军人在白刃战中开枪。那名中国士兵为了救主将情急之下开枪也是可以理解的。

  张灵甫在战斗中,奋勇冲杀在前,率领战士打退了日军多次疯狂围攻,在右腿膝盖被击中后,他只是匆匆包扎就投入战斗。在医院治疗时,张灵甫给了副官一把手枪说:“谁锯我的腿就枪毙谁!”手术后腿伤没有痊愈就坚决回到前线,他说“死不足惜何惜一足”,因此留下残疾,人送外号“跛腿将军”。

  蒋介石命令攻下南昌的期限迫近,然而战局无丝毫进展。陈诚、白崇禧、薛岳等都认为,眼下“攻坚既不可能,击虚又不可得”,5月5日前攻克南昌难以实现。他们勇敢地向蒋介石进言,反攻南昌是鲁莽行动,与既定战略方针南辕北辙。

  眼看国军伤亡惨重,面对将官们有理有节的分析,又传来陈安宝军长牺牲的消息,蒋介石终于下达停止进攻南昌的命令。日军也因将疲兵乏,损失严重,无力反击,南昌会战结束。

  南昌会战是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的首次大战,国军损失达43000余人。日军伤亡24000余人。在会战前,蒋介石一再强调不与日军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要避实击虚,消耗日军兵力,保存实力,坚持持久抗战等,但在会战中,蒋对南昌失陷异常急躁,对反攻又操之过急,导致不必要的伤亡。

  南昌会战后,最先失去阵地的王铁汉师长并没有受处分,罗卓英上将依然是战区前敌总司令,而第74军军长俞济时升任集团军副总司令,王耀武得到重用,任74军军长。这些异乎寻常的安排,也许是蒋介石变向公开坦承自己在战役指挥中的失误吧。

  蒋介石逆袭反攻南昌虽然失利,但其主动反攻的惊人决策,体现了中国不畏强敌的信心与决心。如果军队都按照蒋介石部署到位,如果南昌附近公路网建设不是那样发达,南昌会战的结局还很难说。

热门推荐

新闻聚焦

军事推荐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