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略网 > 历史 > 历史文化 >

军史趣闻:这小地方竟被解放军解放四次

  营口位于辽河口,西靠渤海湾,东北部紧临沈大铁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就盯上了这个进可攻、退可守、逃有路的军事重地。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与国民党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双方你争我夺,反复拉锯,在3年时间里,国民党军曾3次占领营口,我军则4次解放营口,最终使营口人民获得了彻底的解放,迎来了黎明的曙光。

  1945年10月,我党接收政权,挫败国民党的阴谋,营口第一次解放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一方面玩弄着“和谈”的阴谋,与我党进行交涉谈判;一方面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迅速抢占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国民党军把目标首先锁定营口。

  为了实现其政治目的和军事目标,国民党在营口成立了市党部,汉奸王殿忠也纠集伪官吏、地方绅商等组成地方治安维持会,互相勾结,企图把持政权。1946年4月1日,国民党军占领营口,接着就派出了“接收”大员。

  为了保卫抗战胜利果实,我党同国民党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营口支部活动由秘密转向半公开,东北局决定成立中共营口市工作委员会和冀热辽区行署营口市行政特派员办事处,统一领导营口市的工作,接收政权、建立民主政府,粉碎国民党的“和平”接收和军事进攻的阴谋。此时的营口,斗争环境十分复杂,“三足鼎立”,“四方并存”,即国民党营口市党部、国民党营口市地方治安维持会、苏军卫戍司令部和中共营口市委,但实际上是国共两党的对峙。1945年9月,由“特殊工人”、营口自卫武装等为基础的冀热辽第十六军分区72团在营口组建,极大地壮大了中国共产党在营口的武装力量。

  中共营口市工委和特派员办事处,一面在群众中做好组织和宣传工作,扩大党的影响;一面着手准备接收由国民党维持会掌握的市区政权,准备成立营口市民主政府。经过多种方式的对敌斗争,1945年10月19日,特派员营口办事处宣布接收营口市伪市公署,国民党营口市党部与部分军警连夜仓皇逃遁。 20日,在冀热辽第十六军分区72团的协助下,我党接收了伪市公署和伪警察局。伪市公署改为营口市民主政府,下设相应办事机构,张霖任营口市民主政府市长;伪警察局改为营口市公安局。同时,营口所辖的太康、绥定、通惠、振兴、同治、东昌、复兴、河北等8个区也被接收,并陆续派出区长。至此,营口市民主政权建立,营口市第一次解放。

  1946年1月,趁敌不备,打响争夺东北的前哨战,营口第二次解放

  1946年1月,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当局达成 《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定》。但与此同时,国民党先头部队却肆无忌惮地对营口发动进攻。 1946年1月10日,国民党第五十二军25师侵占了营口,我方根据中央撤出城区、控制乡村的政策,主动撤出营口,营口沦陷。

  1月13日,国民党第二十五师主力被调往沈阳,只留下第七十三团一个加强营及团部留守人员守备营口。我二纵政委彭嘉庆和司令员吴克华深感营口地理位置重要,事关战略全局,遂决定趁敌不备重新夺回营口。

  为了避开敌人装备精良的优势,发挥我军夜战的特长,我军定于19时发起攻击,4个团攻城,两个团打援。一团为主攻,首先夺取警察局、启东烟草公司,直插伪市公署;二团、四团分别从南和东两个方向进行助攻,继续向市内发展;三团为预备队;五团在营口车站驻守;六团在牛庄设防,阻击从盘山、沟帮子方向增援之敌。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军就拔掉敌人多个据点,将敌人困在伪市公署、海关和邮局三个“孤岛”上。 13日24时,是国共停战协定的生效时间,我方严格执行规定,停止攻击。

  市委委员卜昭敏派人给敌人送去亲笔信,要求停止战斗。但敌人却背信弃义,还扬言“要以战争消灭战争”,并向我军开火。我东北民主联军忍无可忍,于14日凌晨2时再度发起攻击,迅速占领海关和邮局。敌人只好全部退到伪市公署大楼内,利用防御工事负隅顽抗,我一团、二团从东、西、南三个方向进行围攻,利用“土坦克”进行爆破,摧毁了敌人的前沿工事,五小时结束战斗,全歼国民党第五十二军25师一个加强营和团留守人员1759人,营口获得第二次解放。

  营口的第二次解放,再次挫败了国民党从营口登陆的计划,迫使其后续5个军不得不从秦皇岛登陆,为我军在东北战场的其他战斗赢得了时间。

  1948年2月,王家善率暂编五十八师起义,营口第三次解放

  国民党军从营口登陆的计划虽然受挫,但其用重兵抢占营口的图谋并没有停止。经我军与国民党的几次较量,1946年4月1日,国民党第七十一军88师和第九十四军5师进占营口。面对敌我力量的悬殊对比,中共营口市委提出暂时放弃城市、保存力量、争取最后胜利的策略,营口再次沦陷。

  1947年4月,经过一年多的较量,国共双方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东北民主联军通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改变了战局,东北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在东北人民解放军发起强大的夏、秋、冬三季攻势下,北宁线以北的国民党军大部被歼,沈阳以南的辽阳、鞍山、海城、大石桥相继解放。守在营口的国民党军如困守孤岛般无路可走,只能坐以待毙。

  此时,驻守营口的国民党军主要有第五十二军暂编五十八师和交通警察第三总队。这两支部队前者属地方武装改编的杂牌军,后者是戴笠所属特务改编而成,号称国民党军嫡系中的嫡系。交警总队队长与东北行辕任命的营口市长沆瀣一气,第五十八师师长王家善不愿与之同流合污,交警队长和营口市长就想借共产党之手铲除异己,对五十八师进行排挤、打压。

  面对这种形势,东北局社会情报部认为,争取王家善起义极有可能,遂由此展开一系列工作。一方面加紧对营口的军事包围,以战逼降;一方面从内部加紧工作,对王家善及其所属部队施加政治影响,促使其尽快下定决心起义。

  1948年2月25日拂晓,辽南独立师对营口防区发起佯攻,枪炮声很激烈。王家善借机向第五十二军副军长郑明新建议,召开紧急城防会议,请各机关首脑共同研究守城方案。郑明新同意王家善意见,并商定会址在第五十八师司令部,时间下午2时整。 11时,王家善召集营以上军官开会,经过讨论国共两党政治、军事形势和营口的处境,90%以上的军官同意起义。于是,王家善正式宣布起义命令,全体官兵表示坚决执行命令。下午2时,营口市国民党军政首脑准时到第五十八师司令部出席城防会议。王家善主持会议,副军长郑明新、营口市市长袁鸿逵先后发言。下午3时,全城戒严。3时30分,一声号响,机枪、冲锋枪一齐伸入会议室窗口,国民党营口市党部书记王惠久、营口市市长袁鸿逵、营口市三青团主任陈修实、副军长郑明新、营口市交警总队队长李安、营口市警察局局长曹起林等军政首脑及随行人员38人(其中司机和卫兵21人)全部束手就擒。

  晚7时整,3颗照明弹从第五十八师司令部大楼腾空而起,王家善部正式宣布起义。顿时,枪声、杀声四起,全城笼罩在战火硝烟之中。辽南独立师一部在第五十八师3团配合下,从老爷阁向西发起攻击;另一部从扬武门至德胜门一线向西包抄,战斗异常激烈。交警总队困兽犹斗,垂死挣扎,凭借着“瑞昌城”、“兴亚银行”(郑明新公馆)等几幢坚固建筑物负隅顽抗。辽南独立师和第五十八师突击队步步紧逼,将敌人分割包围,经9小时激战,至次日凌晨,歼灭城防司令部及交警总队2000余人,营口市第三次解放。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打响。为了将营口作为海上退路,国民党不惜用一个主力军抢占营口。24日,国民党第五十二军再次占领营口。为避免正面冲突,中共营口市委和政府机关主动撤出市区。

  10月26日,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向第九纵队发出“敌有打通营口,从海上逃跑的趋势,你纵火速前往营口,断敌逃路”的火急电报。 11月1日,九纵各师开始行动,经过一天的激战占领了营口大部分阵地。 11月2日14时,辽南军区独立二师3团全部进入市区与敌展开巷战;我第二十五师攻入市区占领海关码头;我第二十七师一部,迅速占领西炮台等高地,断绝了敌人的逃路。时任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的杜聿明在回忆文章中提到我军进攻营口时的情况:“营口市很快被团团包围住,解放军第九纵队和辽南独立二师开始向营口市区进攻,经过一天的激战,第九纵队3个师突破了我军的外围阵地,进入营口市区……11月1日夜间,我军溃败,开始集体登船逃窜……”解放营口的战斗结束时,我军共歼灭盘踞营口9天的国民党第五十二军1.48万人。至此,我军第四次解放营口。

  在国共两党争夺营口反复拉锯的战斗中,最终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取得胜利而宣告结束。营口的彻底解放也同时标志着辽沈战役的胜利结束,至此,东北全境获得解放。

热门推荐

新闻聚焦

军事推荐

热图推荐